疫情传播链已增至176人!席卷全球的德尔塔能否被「超级抗体」干掉?
来源: 健康界 作者: 2021年07月29日 10:11


南京本轮疫情依然没有要「刹车」的迹象。
最新统计显示,截至7月28日晚8时40分,疫情传播链已增至176人。
「疯狂」的德尔塔(Delta)突变株,能否被「超级抗体」干掉?

今日(7月28日),张家界魅力文旅发展有限公司发布《关于魅力湘西疫情防控情况通告》。
其中称「因7月26日诊断的辽宁省大连市3例无症状感染者、7月27日诊断的大连市1例无症状感染者等病例在时间和空间上有轨迹交集,共同指向张家界7月22晚魅力湘西剧场,经有关部门评估,7月22日晚第一场(18:00-19:00)魅力湘西所有观众属于高风险人群。」
《通告》指出,当晚观看第一场演出的所有观众需要立即向当地社区或疾控机构报告,配合落实集中隔离和核酸检测措施。
健康时报引述《魅力湘西》官方工作人员的说法,「当晚大概有2000多名观众。」图片

同时,今晚8时40分,成都市召开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成都市卫健委副主任何晓通报,7月27日21时—7月28日18时,成都市新增报告5例本土确诊病例,1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其中5人为湖南张家界市来(返)蓉人员,1人为关联病例。
而就在前一天(7月27日),大连和成都共上报4例新增确诊病例,病例的基本情况显示其均无南京旅游史,但4人的行动轨迹与3名途经南京机场的无症状感染者疑似在张家界的剧场形成交集。
梳理以上信息不难发现:途径南京机场的无症状感染者,到达张家界后,在上述剧场分别感染了来自成都和大连的观众。
这意味着,南京此轮疫情的传播链已在张家界形成二次传播。
并且,南京新发本土确诊病例数也再度回升,单日新增47例。截至7月27日,南京总感染人数已达155人(153例确诊。2例无症状)
从整个传播链条统计,截至7月28日晚8点40分,南京本轮疫情的传播链已增至176例。

又是Delta毒株
7月27日,南京市疾控中心在新闻发布会中表示,根据基因测序结果,此次南京疫情所传播的毒株确为德尔塔(Delta)突变株。
又是Delta突变株!

自其2020 年底首次现身印度以来,这支毒株每天都在以惊人的速度传播于世界各地,目前为止已波及124个国家。中国南京此次也未能幸免。
不禁要问:Delta毒株的传播力到底有多强?
此前有研究称,德尔塔突变株的传播力是原始毒株的2倍。但来自中国科学家的最新的研究显示,「2倍」的数字低估了Delta毒株的传播力。
就在一周前,自然科学杂志《Nature》对来自中国研究团队的最新论文(预印版)「Viral infection and transmission in a large, well-traced outbreak caused by the SARS-CoV-2 Delta variant」做了报道刊发。

图片

原文以 How the Delta variant achieves its ultrafast spread 为标题发表在2021年7月21日的《自然》的新闻版块。

《Nature》的报道文章中称,为了找出「Delta突变株传播力是原始毒株2倍」的原因,广东省疾控中心陆靖和其他科学家们追踪了 62 名感染 Delta 毒株的感染者,测量了他们体内的病毒承载量,并将此数据与感染原始毒株的感染者历史数据进行比对,结果发现,感染了delta毒株的病例,体内病毒承载量比原始株多出了1260倍。
报道文章中引述香港大学的流行病学家 Benjamin Cowling 的观点,称「呼吸道中的大量病毒意味着可能会感染更多人,并且人们可能已在被感染后便开始传播病毒。」
报道文章中还称,delta毒株从首次接触到检测阳性平均是4天(peak at 3.7),而原始株则为6天(peak at 5.6)说明Delta突变株在人体内的复制速度更快。相比于原始毒株,delta毒株在初始感染阶段也更具传染性。
可以看出,Delta毒株兼具病毒载量高、潜伏期短的特点,也解释了它的传播力增强的原因。
也因此,这组基因组编号为B.1.617.2的Delta毒株,被暂时确定为目前已发现的传染性最强的新冠病毒变异株。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当Delta毒株的潜伏期变短,会给排查感染者的工作造成更大难度。

「超级抗体」能否成为Delta天敌?
像被安排好的一样,最强毒株Delta出现后,科学家们最近发现了「超级抗体」--不仅可以对抗多种新冠病毒的变异株,还能对抗其他密切相关的冠状病毒。
7月14日,《Nature》上刊发了来自美国西雅图的福瑞德哈金森肿瘤研究中心的论文。
该研究中心的生物化学专家斯塔尔(Tyler Starr),与其他研究人员从感染新冠病毒(SARS-CoV-2)或SARS冠状病毒(SARS-CoV)的患者身上分离出了12种抗体,这些抗体能依附在病毒棘蛋白受体结合域中。
斯塔尔与其他研究者列出新冠病毒与变异株上的数千个突变,借此测试抗体能否有效中和这些属于“乙型冠状病毒支系B”(Sarbecovirus)分类下的各类病毒。
结果发现,其中一种名为“S2H97”的中和抗体,能够瞄准并依附在所有实验中列出的病毒受体结合域上。
他们针对“S2H97”做的进一步研究显示,该抗体能找出病毒结合域上以前看不见且隐藏得很好的区域,只有在与人体细胞受体结合时才会从结合域弹出,再借由中和作用防止病毒传播。这也是为何这种“超级抗体”S2H97能够广泛对抗乙型冠状病毒支系B下的新冠肺炎与SARS等病毒的原因。
来自加拿大萨省大学病毒学家班纳吉(Arinjay Banerjee)对此评价说,S2H97将有助于开发疫苗、治疗方法,让人类做好准备对抗下一种人畜传染的冠状病毒。

现有疫苗有效性如何?
既然提到了疫苗,那么面对「疯狂」的delta毒株,现有新冠疫苗的效用如何?

一项名为“Effectiveness of Covid-19 Vaccines against the B.1.617.2 (Delta) Varian”的研究显示: BNT162b2号(辉瑞)疫苗对alpha毒株的有效率为93.7% (95% CI, 91.6 to 95.3),对delta毒株的有效率为88.0% (95% CI, 85.3 to 90.1) ChAdOx1号(牛津-阿斯利康)疫苗,对alpha毒株的有效率为74.5% (95% CI, 68.4 to 79.4) ,对delta毒株的有效率为67.0% (95% CI, 61.3 to 71.8) 。 虽然有些研究人员还提出假设,delta毒株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能够中和疫苗中的抗体,但多个医学院都发布声明表示,目前接种疫苗仍然是对抗delta毒株的最佳手段。美国疾控中心(CDC)也指出,虽然完成疫苗接种的人群还是有可能感染,但绝大部分表现为无症状或轻症。 不过,疫苗接种者不能因为轻症或无症就降低防疫标准,因为疫苗接种者也可能继续传播病毒,且科学家担心一些已接种者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可能会出现长期症状,即在急性感染消除后仍存在一系列病症,目前人们对这种情况了解甚少。 虽然研究显示一些疫苗的有效率在delta毒株面前有所下降,现有疫苗均能有效避免变异毒株导致的重症与死亡。实际上,在实验室研究下,delta的毒性还不及首次在南非发现的beta毒株。 另外,研究还指出,已接种疫苗的人群是否还会感染病毒取决于以下因素:接种后的抗体峰值、抗体抵御毒株的能力及接种者血液中的抗体含量等。
一般情况下,人体免疫系统会在感染后迅速识别病毒,并在病毒造成重大伤害前迅速将其消灭。
 第三针疫苗接种势在必行 目前,多国已经开始考虑给部分免疫力较低的人群接种第三针疫苗。 以色列政府自7月12日起允许了免疫系统极度受限人群接种第三针疫苗。 美国拜登政府官员近期也表示,第三针“加强疫苗”可能对一些人已经接种第二针超过九个月的人来说是很有需要的。由此,他们正在考虑让65岁以上免疫系统受限的人群接种第三针疫苗。 其他国家目前也在陆续考虑让市民接种第三针疫苗以达到更好的防疫效果。 英国政府计划今年九月开始推进第三针疫苗的相关宣传;巴西政府目前已开放第三针疫苗;芬兰政府计划八月份开展第三针相关事宜;法国目前正在考虑让民众接种第三针疫苗;瑞士目前已购买额外疫苗针剂,以防其后续需要让市民接种第三针;韩国,印尼,泰国等国家也发布了第三针疫苗相关的计划。 在国内,目前科兴生物灭活疫苗接种第三针的实验结果已经公布。
从数据上看,接种第二针6个月后,中和抗体水平会大幅度降低,但两剂疫苗免疫程序产生了良好的免疫记忆,接种第三剂后能够迅速诱导强烈的免疫反应,中和抗体滴度显著提高。
接种第三剂后28天中和抗体滴度比第二剂后28天中和抗体滴度增加了3-5倍,且第三剂与第二剂间隔时间越长,增长倍数越高。 另外,6月4日科兴生物董事长尹卫东曾在《新闻1+1》上表示:打完第二针的志愿者在间隔三到六个月时接种第三针,抗体可以在一周内增长十倍,半个月内增长二十倍。
从这些结果看来,接种第三针疫苗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