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人口仅增长48万!北京助力生娃放大招,辅助生殖能改写直线下滑的人口数据吗?
来源: 医疗器械创新网 编辑:吴红 2022年02月25日 13:34

2022年2月21日,北京市医疗保障局发文,规范调整本市公立医疗机构63项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同时明确基本医疗保险和工伤保险报销政策,其中就有16个辅助生殖技术项目!

在规范调整63项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的同时,市医保局、市人力社保局同步配套了医保及工伤报销政策。其中,为实施积极生育支持措施,通过组织专家论证,在费用可控、确保医保基金可承受的基础上,将门诊治疗中常见的宫腔内人工授精术、胚胎移植术、精子优选处理等16项涉及人群广、诊疗必需、技术成熟、安全可靠的辅助生殖技术项目纳入医保甲类报销范围。据了解,目前我市具有辅助生殖资质的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共15家。

图片来源:北京市医疗保障局 


逐年下降的人口增加数靠什么拯救?

2022年1月17日,国家统计局发布2021年人口数据。数据显示,2021年末全国人口(包括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现役军人的人口,不包括居住在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港澳台居民和外籍人员)141260万人,比上年末增加48万人。

人口一年增长48万,这一数据意味着什么?事实上,最近数年,我国人口增长几乎呈现“断崖式”下跌。2016年,我国人口较上一年增长906万。随后的2017年,这一数据下降到779万。2018年,我国人口增长为530万,2019年为467万。2020年,我国人口增长仅为204万,2021年进一步下跌到48万。与此同时,国内每年约有20万试管婴儿出生。除了“不想生”这个短期内无法改变的事实,“不能生”是当前很多医疗机构正努力攻克的课题。

受环境、工作、生活方式等因素影响,人类不孕不育的比例逐年升高。据国家药监局官网2020年底发布的解说视频显示,预计未来3年,中国的不孕率将从16.9%上升到18.2%,患者人数超过5000万。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群体需要借助辅助生殖技术,来实现家庭生育的意愿。

不孕不育的原因可能由女方、男方或男女双方共同引起。根据国家卫健委妇幼健康司信息显示,女方因素约占40%,男方因素约占30%—40%,男女双方因素约占20%—30%。其中,女性不孕症的原因包括排卵问题、输卵管或子宫受损及子宫颈异常,男性不孕症原因包括精子不足、精子功能异常以及精子传送受到阻塞。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符合三孩标准的夫妻大约在9000万对,其中有6000万名女性在35岁以上。而临床上对35岁以上的女性界定为高龄产妇,生育力下降、并发症上升、自然流产风险明显增加,不孕症发生率也在逐年提高,据统计,35—40岁、40—45岁女性的不孕症发生率分别为30%、64%。另外,男性的精子质量在35岁后也呈现出快速下滑的趋势。


辅助生殖背后的高经济压力

一直以来,不孕不育症及辅助生殖技术,不属于疾病治疗的范畴,国家并无明文规定对此实施补助,相关人群需要自费治疗,面临着不小的经济负担。在治疗之外,如果需借助辅助生殖技术完成生育,个体差异之下,不少人还需多次才能最终孕育成功,其中所涉项目多,收费标准也较高。针对不孕不育的治疗方法有药物治疗、手术和辅助生殖服务。而在辅助生殖服务市场中,体外受精(IVF)的应用最为广泛,占据2018年中美辅助生殖市场约95%的份额。

拿目前应用最广泛、成功率较高的试管婴儿技术举例,《中国高龄不孕女性辅助生殖临床实践指南》测算,女性在35岁及以下时,平均需要3个治疗周期成功活产,单次取卵周期价格约3.3万元—4.2万元,35岁以上的女性则需要更长周期。这意味着育龄女性成功活产一次至少需要花费10万元,甚至更多。这对于很多家庭而言,的确是笔不小的支出。

据调查,2018年我国约有56.8万名患者接受辅助生育服务,仅占同年4780万名不孕夫妇的1.2%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2023年仍维持在1.8%左右的低位。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不孕不育、高龄生育困难等问题愈加凸显,加之人们对辅助生殖技术的认知加深、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鼓励生育的政策放开等,未来中国辅助生殖的渗透率有望持续提升。

而此次北京医保局此举确实是为拯救生育率也是下了血本,从上表可以看出最贵的5050元,其他的大部分也都在千元以上。患者支付减少,毫无疑问,治疗人数会增长,利好辅助生殖赛道的所有企业,包括上游试剂/药物/耗材,包括服务机构。此次16项纳入北京医保的辅助生殖项目包括体外授精胚胎培养、囊胚培养等,其中有2项是IUI(人工授精)项目,1项是二代IVF(试管婴儿)项目,3项是三代IVF项目,其余则为胚胎储存等项目,这也标志着辅助生殖已进入第三代。
除了北京正式打响辅助生殖入医保第一枪,国家还出台了相关政策。

在国家政策支持和市场环境的推动下,辅助生殖行业迎来风口。

2021年1月,国家卫健委发布《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规划指导原则(2021版)》(以下简称《指导原则》),要求各地要按照《指导原则》有关要求,结合实际研究制定本省(区、市)《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应用规划(2021-2025年)》(以下简称《应用规划》),规范有序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筹建和审批。

《应用规划》要求,提供“夫精人工授精技术、供精人工授精、体外受精-胚胎移植、卵胞浆内单精子显微注射技术”的辅助生殖机构在2021—2025年增设数量不得超过截至2020年底机构总数的15%,且按常住人口数测算原则上每230万人口—300万人口可设置1个辅助生殖机构,人类精子库设置每省(区、市)原则上不超过1个。

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31日,我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共有536家。

但从长期人口增长方面来说,或许辅助生殖费用的降低能拯救很多个“不能生”的家庭,也会让人口数据有一定的变化,但对于人口近年来的持续走低的增长趋势或许远远不够,还需要更多的政策来鼓励那些“不想生”的群体,他们或许才是生育的主力军。
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