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位外企高管离任!涉及雅培、罗氏、史赛克、施乐辉等巨头
来源: 器械之家 2022年01月10日 11:56

2022年1月6日,北京天智航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一则《关于聘任高级管理人员的公告》,消息显示,原史赛克医疗中国区董事、总经理马敏将入职天智航,任期自2022年1月5日起至公司第五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 

在2021年10 月 13 日,史赛克(Stryker)曾宣布任命 Greg Holman 为新任中国区总裁,即刻生效,而原史赛克中国区总经理马敏将作为顾问,继续服务于史赛克。 

事实上,在过去的2021年,史赛克并非唯一一家在中国区换帅的跨国企业。根据各大企业公开资料不完全统计,2021年共有32位医疗健康类跨国企业更换中国区高管。 

而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人才流动既是药企本身发展的晴雨表,同时也行业发展的新方向。

01

跨国医械企业“中国区换帅年” 

一直以来,医药行业跨国药企高管的离职名单都是行业焦点。2021年,罗氏、拜耳、史赛克、费森尤斯卡比等多家跨国企业都更换了中国区掌门人,堪称“中国区换帅年”。

 近年来,由于国家集采、医保谈判等医改政策的持续推进,中国医药市场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变。尤其今年以来,跨国药企架构调整频繁,高管变动也随之成为常态。

以下为器械之家根据2021年时间倒序整理的代表企业相关动态:

 

12月 辉瑞中国区首席运营官吴琨将离职


12月30日,有消息称,辉瑞中国区首席运营官吴琨即将离职,12月31日为其在辉瑞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对于此次离职,有业内人士认为与辉瑞中国新的组织架构调整有关,无法支持他作为首席运营官这一角色,而吴琨也认为这是一个合适的时机离开辉瑞。 

此时吴琨的离职,相当于新组织架构会通过广阔市场团队极大扩展辉瑞现有在国内的覆盖区域。在彭振科上任之时,行业基于此人的管理风格,就提到辉瑞的架构可能会更加扁平化,以及转型为业务导向架构。

吴琨:1995年加入辉瑞,在辉瑞工作已经26年,先后在销售和市场部担任过一系列职务,包括地区经理、大区经理、全国销售总监、市场部总监,以及基础医疗事业部的代理总经理等。

2019年11月,辉瑞内部曾发布全体员工邮件,宣布吴琨将离任的消息。但是当年12月份,吴琨又决定留任,并从2020年1月1日起担任辉瑞中国区首席运营官一职,职能上负责销售、市场和业务运营等。

 

12月 费森尤斯卡比中国总裁丁伟波离职

2021年12月2日,费森尤斯卡比宣布中国总裁丁伟波因决定接受外部发展机会,将于2022年2月1日离职。费森尤斯卡比亚太区执行副总裁 Ulf Jansson届时将兼任费森尤斯卡比中国总裁一职,并在明年1月底前和丁伟波完成工作交接。 

此外,2021年3月,费森尤斯卡比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麦斯·汉里克森(Mats Henriksson)也官宣辞职。

 丁伟波:毕业于武汉大学生化系,是中国第一代外企医药人,在加入费森尤斯卡比之前,曾就职过杨森、中美施贵宝、诺华等跨国药企。

 

10月 史赛克中国区总经理马敏退居顾问

2021年10 月 13 日,史赛克(Stryker)曾宣布任命 Greg Holman 为新任中国区总裁,即刻生效,原史赛克中国区总经理马敏将作为顾问,继续服务于史赛克。

 

马敏:毕业于浙江大学生物医学工程专业,2004年取得中欧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曾任职于中国惠普有限公司医疗部、GE通用电气医疗集团、柯惠医疗、美敦力医疗、史赛克医疗,拥有30年医疗器械行业的从业经验。2022年1月6日,马敏被天智航聘任为公司总裁。

 

9月 施乐辉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安明德离任

2021年9月27日,医疗器械骨科巨头施乐辉官宣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安明德(Alaeddin Ahram)将离任。来自强生骨科(Depuy Synthes)的胡海自9月27日起担任施乐辉大中华区总经理职务。

 

安明德:约旦人,2014年加入施乐辉,出任新兴市场先进外科设备战略营销高级副总裁一职。2016年,从迪拜调任中国,担任施乐辉大中华区董事总经理。安明德来到中国后,非常重视进口产品“国产化”,即对现有产品进行重新改良和国产化设计。 

胡海: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加入施乐辉之前,胡海是强生骨科公司的中国区副总裁。1999年加入GE医疗,后分别在TCL、波士顿科学、强生等知名企业担任多个职位。从履历来看,胡海在医疗器械领域的工作年限超20年,尤其是骨科领域上,拥有极为丰富的工作经验。

 

7月 罗氏中国区总裁周虹离职

2021年7月23日,罗氏制药中国发布公告称中国区总裁周虹将离职,2021年10月1日起,时任市场准入副总裁边欣将接任罗氏制药中国总裁,向罗氏制药国际部负责人Padraic Ward先生汇报工作。 

当天,默克(Merck KGaA)宣布,周虹将于10月1日起出任默克集团医药健康中国及国际市场业务负责人一职。

周虹:资料显示,在加入罗氏前,周虹曾在拜耳任职17年之久,历任拜耳欧洲、亚太、中国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医药健康业务领导职位。2015年3月,周虹加入罗氏制药,在职期间推动了罗氏制药多款创新药、多个新适应症在中国获批,多款高价值靶向药物纳入国家医保目录,此外,还取得了罗氏制药在中国销售额翻番的亮眼成绩。

 

6月 拜耳大中华区总裁江维退休

2021年6月2日,拜耳宣布大中华区总裁江维基于家庭安排的考虑,决定将不再续约,并从拜耳集团退休。
2021年7月1日,江维先交任拜耳集团处方药事业部全球执行委员会成员以及中国区总裁职务,由现任拜耳集团处方药事业部高级副总裁、亚太区总裁周晓兰接任,江维将继续担任拜耳集团大中华区总裁。2021年9月30日,江维交任拜耳集团大中华区总裁职务,同样由周晓兰接任。
 

周晓兰:曾在默沙东、阿斯利康任职,2013年加入拜耳,2019年被任命为亚太区总裁。

 

1月 雅培药品业务中国区总经理金方千辞职

2021年1月27日,雅培EPD (药品业务)中国区总经理金方千已向公司提出辞职,最后工作日为3月5日。随后,吉利德宣布,金方千将加入吉利德,担任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一职。 

2021年8月,雅培EPD宣布,原诺和诺德大中国区商务部副总裁汤兴斌加入雅培EPD,担任中国区总经理。

 

金方千:在进入雅培之前,金方千曾就任于默沙东、默克等多家跨国药企,分别担任过女性健康事业部、内分泌和代谢事业部等部门的负责人。2019年2月20日,金方千加入雅培担任雅培药品部中国区总经理。

02

频繁换帅 

或为应对中国市场发展 

有业界分析表示,跨国药械企业频现“离职潮”或许是受国内医药市场剧烈变化,行业洗牌加剧有关。医保谈判、国家集采等多重因素导致产品价格降低,加之“国产化”的政策频出,跨国企业以往专利红利不再,纷纷大规模调整在华战略。同时,伴随中国本土企业发展,需要大量经验丰富的高管带路,因此,有国际视野的高管们流动也随之加速。 

以骨科耗材为例,2021年9月14日,人工关节高值耗材的国家集采在天津开标,这也是继冠脉支架后第二个高值医用耗材国家带量采购品种。本次人工关节集中带量采购产品包括初次置换人工全髋关节和初次置换人工全膝关节,带量采购周期为2年。 

最终,此次拟中选的人工关节产品价格从平均3万元降到1万块以内,降幅达到80%以上。需要提出的是,在这一次集采中,史赛克、捷迈邦美、施乐辉等外企均报价积极,参与度显著提高。施乐辉甚至在伴随服务上报出了50元的低价,其出价仅为竞争企业的一半甚至四分之一。  

据悉,人工关节手术涉及的操作更加复杂,在手术过程中,往往需要企业人员提供“伴随”服务,协助医生完成手术。而施乐辉报出的价格,不仅对市场,对自身或许也有不小的打击。谨以此也能看出各家在骨科市场上,竞争烈度几乎可以用贴身肉搏来形容。  

由此,以施乐辉为例,将大中华区市场高管更换为中国人,也从另一个维度凸显了争抢国内骨科市场的战略。  

此外,从企业自身的发展角度看,各大跨国企业也在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来完善自身的产业线,以增强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由此引起的高管更换也是不可避免。 

——

随着医疗改革深化、进口替代加速、集采等多方面因素,国际医疗巨头在国内的生存空间也不容乐观。在医保谈判、带量采购等政策驱动的优胜劣汰两极分化趋势中;在资本加持,竞争加速的激烈环境中,人才已经成为企业创新发展的重要筹码。

随着市场环境和竞争格局的重塑,传统企业需要革新换血,新兴企业需要经验丰富的人才加盟,药械人才市场也在加剧变化。“市场大潮滚滚向前,人才流动尽看一年行业趋向。”那么,在更换主帅后,新的一年里各大国际医疗巨头在中国市场又将会有何种表现?

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