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IVD原料企业破局之路
来源: 小桔灯网 2021年11月17日 14:47


由于IVD行业的火热,上游原料企业水涨船高,资本市场一时风起云涌。

最引人关注的是已经上市和即将上市的几家头部企业: 纳微科技、义翘神州、百普赛斯、诺唯赞、菲鹏生物。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成功者的先进经验,我们可以略探一二。

纳微科技

2021年6月23日科创板上市,上市首日即暴涨10倍以上,令人叹为观止!顾名思义,纳微的核心产品为纳米微球,前景广阔不可否认,但其服务的用户主要是生物制药公司,从招股书可以看出,其主要的业务领域就是生物制药,体外诊断可以忽略不计。事实也是如此,IVD领域的微球应用主要包括生化平台的胶乳微球、发光平台的磁珠、层析平台的荧光微球,纳微在这几个细分市场的占有率都很低。所以客观地讲,纳微科技并非一家IVD原料企业,而是一家Biopharma原料企业。或许其未来会深度开发IVD市场,但从技术难度和市场前景考虑,个人并不看好。以胶乳微球为例,日本JSR占据国内至少70%的份额,年营收也就1个亿左右。


义翘神州

2021年8月16日创业板上市。上市之前,义翘在生物圈已经拥有相当高的知名度,当然这不是因为其令人印象深刻的Logo。根据招股书,其2020年营收15.96亿,新冠相关业务13.42亿,占比84%。百普赛斯,2021年10月18日创业板上市。根据招股书,其2020年营收2.46亿,新冠相关业务0.72亿,占比29%。义翘和百普,作为国内重组蛋白生物科研试剂市场的前两名,受益于新冠,业绩显著提升并成功上市。但两家的常规业务,也就是非新冠业务,主要集中于科研领域和Biopharma领域。所以撇开新冠不谈,义翘和百普也难称IVD原料企业。


诺唯赞

2021年11月15日已科创板上市。网上经常看到诺唯赞被冠以诊断“原料龙头"、“IVD原料第一股”,其自我介绍的开篇也确实是说酶、抗原、抗体的开发。但根据招股书,其2020年营收15.59亿,主要分两部分: 诊断试剂5.6亿和生物试剂10亿。而生物试剂主要是针对科研和测序领域的分子检测和建库试剂盒。原料业务,也就是单纯的酶、抗原、抗体,营收占比多少呢?忽略不计!所以,准确地说,诺唯赞是一家具备原料自产能力的IVD试剂和生物试剂公司,而不是一家IVD原料企业。就像安图,基蛋,自产原料比例很高,但谁会把它们称为原料企业呢?


菲鹏生物

作为国内最大的IVD原料企业,已经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目前菲鹏的业务布局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原料销售,而是扩展到试剂+仪器整体解决方案,更开拓了NGS这一炙手可热的新领域。

上述企业各有成功之道,行业的红火、资本的推波助澜,必定让更多的IVD原料同行跃跃欲试,将它们视作标杆和模板。但一番梳理下来,若真以上市为目标,单纯的以IVD原料为主营业务,实在是太过单薄。说到底,还是得扩充产品、扩大营收。要么横向扩展,进入新的市场,如隔壁的Biopharma,体量本就远大于IVD;要么纵向扩展,向下游迈进做试剂、做成品。所以我们看到,新近C轮融资8亿的瀚海新酶,此前一直着力在IVD原料领域耕耘,而其最新勾勒的发展规划,明显转向更为庞大的mRNA疫苗、基因治疗等Biopharma领域。而广大的中小规模IVD原料企业,依个人浅见,还是安心扎根于实实在在的业务为宜。

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