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脏支架带采来了,IVD行业的带采还会远吗?
来源: 小桔灯网 作者: Ivy 2020年11月23日 17:00

心脏支架带采来了,IVD行业的带采还会远吗?

原创 IIVD.NET 小桔灯网

    

要问双11哪类产品降价力度最强,心脏支架说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近日,国家第一次高值医疗耗材集中采购,上演灵魂砍价,单个心脏支架价格从13000元降到700元左右。与2019年相比,相同企业的同一产品,价格降幅超过93%。

历史和现实并没有非常明显的界限,对于这个世界而言,知其所来,方知其所在,后知其所往。


今天我们就抛砖引玉,从心脏支架的带量采购切入分析,深入浅出的从知其所来、知其所在、知其所往三个方面聊聊IVD试剂的带量采购离我们还有多远。


01

知其所来

#

20世纪八十年代初

一位阿根廷医生设想用支架撑开硬化、狭窄的心脏冠状动脉,自此便拉开了心脏支架介入治疗的序幕。

#

1984年

中国进行了第一例心脏支架介入手术。

#

2019年

《中国心血管健康与疾病报告2019》显示,目前我国心血管病患病人数达3.3亿;从2009年到2019年,中国冠心病手术量从23万例发展到超过100万例,年增长速度达10%-20%。


心脏支架,又称为冠状动脉支架

为最典型的高值医疗耗材,业界将之誉为“医疗器械皇冠上的明珠”。一个心脏支架,体积比指甲盖还要小,售价却往往达到了上万元,毛利率超过90%,比手机芯片都要贵得多,是世界上最暴利的商品之一。

心脏支架发展至今主要经历了金属支架、药物涂层支架、生物可降解支架。目前国内心内科采购的主流是钴铬合金药物涂层支架。带量采购前,这种支架国产一万多,进口的可能价格再高几千;带量代购后,心脏支架断崖式降价到700元。


带量采购让心脏支架的价格跌落神坛,融入民间

商家也不是傻子,愿意卖700元,有两种想象空间,要么包住成本了,要么赚来市场份额了。心脏支架虽然是精密度要求高的耗材,毕竟技术已经成熟,进入产业化后,适度的控制成本也并非太难的事情。


回到原题,为什么要带量代购?随着国内人口老龄化严重以及新冠疫情的双重夹击,导致医保开支显著增长,未来医保支出大于收入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耗材价值高,医保要控费,只能让耗材价格降下来,怎么降,带量代购,谁价格低,用谁的。开不了源,便只能想办法节流,这便是“知其所来”。


自从心脏支架带量采购实施以来,对于IVD行业是否也会迎来带量采购的讨论便不绝于耳。IVD行业相对成熟、市场集中度比较高,且其与医疗器械和药品相比有其特殊性,带量采购政策的可操作性是个难点,但在医保控费的大背景下压缩价格是大趋势,体外诊断行业会迎来带量采购吗?欢迎大家在留言区讨论。


02

知其所在

心脏支架实施带量采购后,市场会发生怎样的分裂与变化?没学过经济学的人也懂,价格低了,没人做了,市场供给端自然减少。简略分析一下:


➢ 医生端:

量采前,耗材定价高,主刀医生提成高,开心;

量采后,耗材价格砍去93%,主刀医生提成减少,不开心,谁愿意去主刀,医生自然会流向收入多的科室。

➢ 心脏支架厂商端:

量采前,耗材单价高,销售额巨大;

量采后,若中标,虽然耗材单价低,但量巨大,渠道打开了,厂商可能比以前活的还好,未来的机会更多。


聊完心脏支架,我们回到IVD主题上来

根据 Kalorama Information《全球 IVD 市场(第 10 版)》 报告预计,中国 IVD 市场在 2016-2021 年间的复合增速约为15%,在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一。可见,国内IVD市场大有可为。

面对如此高的市场增长率,那国内IVD企业的现状如何呢?此处我们仅从以下两个方向简单、定性的分析一下行业现状:

➢ 从整个产业链看,国内IVD厂商大多集中在中下游,上游原材料依然受国外商家掣肘。

➢ 从厂家数量和产品来看,厂家数量众多,且产品同质化异常严重,相互之间无法补充。


所以,对想中标的国内企业而言,品牌+产品种类齐全+价格优势是成功中标的“三驾马车”,缺一不可。这势必会在国内IVD厂商之间形成“合并同类项,求同并存异”的蛇吞象局面,弱肉强食是市场规则。在面对国外IVD劲敌的竞争方面,国内IVD企业为了中标和抢占市场,必须直面冲击,这势必会迫使其更加加大创新和研发的投入,走出一条全产业线路线。对整个产业链来看,这何尝又不是一件幸事呢?

技术壁垒是国内IVD发展绕不过去的一座大山。综上,国内IVD企业要走的路还很长,横向方面,我们要解决产业链不全的问题;纵向方面,我们要解决各企业之间产品同质化,无法互相补充的问题。


03

知其所往

我们可以对心脏支架带量采购后的市场端做一些简略猜测:

➢ 医生端:

心内科医生减少后,但市场上还是大量存在要安装心脏支架的病人,有病人,就有利润,有利润,自然就有人做。主刀医生减少了,从积极的一面思考,是不是会促生手术机器人行业的大力发展或者私人医院的春天来临呢?


资本生来就是逐利的,19世纪中后期美国进入工业化大跃进年代,在自由的市场经济的环境下,爱迪生、莱特兄弟们要是看不到可图之利,谁愿意天天把自己关在房间研究灯泡、飞机这些玩意。毕竟,技术的发展从来都是靠利润驱使的,有利可图,难关总是会被攻克的。

➢ 心脏支架厂商端:

不愿降价投标的厂商市场份额减少,只能改行;中标的厂商,市场份额巨增,短期内,可能略有亏本,但长期看,中标厂商还是稳赢市场。

➢ 对于政府而言:

医用耗材降至地板价有利于调整医保结算制度,控制医保开销;对企业而言,愿意以价换量,看中的是抢占市场份额的机会。也就是说,在企业眼里,带量采购也好,全国价格联动也好,本质都是一场市场争夺战。


推演到IVD行业,我们不妨也大胆推测一下,未来两年IVD试剂是否面临带量采购的巨大冲击?我们认为IVD试剂带量采购是迟早要面临的,但至少在两年以后了,主要依据如下:

体外诊断细分市场份额小

根据艾媒咨询2018的报告研究,中国医疗器械细分市场由医疗设备、高值医用耗材、低值医用耗材、体外诊断四大部分组成,占比分别是57%、20%、12%、11%,IVD是市场份额最小的,还不会这么快量采。而心脏支架之所以在带量采购中首当其冲,是因为其属于高值耗材,且在高值耗材的细分市场中占比达38%。

数源:来自医械研究所


一致性评价问题

IVD试剂和药品一样,涉及到一致性评价问题,且部分品类的IVD试剂需要和仪器联用(专机专用型),如何保证质量和效力是必须要考虑的,这也给带量采购的管理制度带来一定的难度,这些困难都需要时间和“以身试水”经验的积累。


带量采购将会出现重新瓜分行业蛋糕的新局面,虽然IVD试剂的带量采购难度相对高值耗材更大,短期内不会来临,但终将“兵临城下”。大中型企业存在头部效应,仍会受益于该项政策的实施,同时加快研发与创新,以谋求整体平稳发展,而小型企业面临的风险较大。


04

写在最后

1831年,当伦敦街头出现了蒸汽驱动公共汽车时,这个笨重的怪物在英国城镇奔跑,曾引起了很大的骚动。因为这种车比现在的筑路用的压道机还重,速度又低,常常撞坏未经铺修的路面,引起各种事故,所以,当时的人们还曾呼吁还是马车安全,汽车是怪物。

也许带量采购也是“怪物”,但当它是大趋势时,作为企业我们也只能积极应对,尽早做出战略部署和规划,这才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