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疗法2019的24项突破性进展,超过20款获得FDA认证
动脉网 2019年10月31日 14:10
近日,数字疗法领域最大的联盟组织数字疗法联盟召开了最新一届的DTx East年会。本次大会的主题是“定义数字疗法将会如何被医疗产业所整合”,对数字疗法作出了更为具体的定义,并对未来进行了展望。

近日,数字疗法领域最大的联盟组织数字疗法联盟召开了最新一届的DTx East年会。本次大会的主题是“定义数字疗法将会如何被医疗产业所整合”,对数字疗法作出了更为具体的定义,并对未来进行了展望。


与此同时,艾昆纬(IQVIA)人类数据科学研究所发布了《2019年全球药物使用情况和2023年展望:预测和关注领域》报告中,处方数字疗法的出现在报告“十个值得关注的领域”中排名第二,显示了数字疗法的巨大潜力。动脉网也对最近数字疗法领域的新进展进行了整理。


数字疗法究竟是什么?


在以往,数字疗法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作为数字疗法领域最大的行业联盟,数字疗法联盟在其报告中对数字疗法作了明确的定义。数字疗法(DTx)是一种基于软件程序的疗法,为患者提供循证治疗干预以预防、管理或治疗疾病。


数字疗法可以独立使用,也可以与药物、设备或其他疗法配合使用。这类产品结合了设计、临床验证、可用性和数据安全领域的最新成果,并由监管机构根据需要进行审查和批准。数字疗法需要为患者、医疗服务提供者和支付者提供智能和可访问的工具,以应对各种情况。


简单来说,在传统的体系中,病人根据医生开具的处方去药房获取药物。数字疗法则是将其中的药物更换为了某款app而已——当然,也可能是软硬件结合的产品。


过去多年的临床实验证明,数字疗法在应对现有药物治疗不能很好解决的行为介导病症(比如抑郁症、创伤后应激障碍、戒烟、Ⅱ型糖尿病和失眠)时有着较为显著的功效。对于这些病症,传统的药物治疗用处不大,反而极易造成药物上瘾。困扰美国的阿片类药品上瘾正是药物治疗的弊端之一。


主要成分为罂粟提取物的阿片类镇痛药是目前美国最为严重药物滥用危机的始作俑者,因阿片类药物滥用致死的人数逐年升高,且增长极为迅速。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公布的数据,2016年美国药物滥用死亡人数6.36万人,其中因吸食非美沙酮类合成阿片类物质(包括芬太尼类物质、杜冷丁、曲马多等,但主要是芬太尼类物质)死亡人数为1.94万人。2017年药物滥用死亡人数7.02万人,其中因吸食非美沙酮类合成阿片类物质死亡人数为2.85万人。2018年药物滥用死亡人数6.8万人,其中因吸食非美沙酮类合成阿片类物质死亡人数首次突破3万大关,接近半数。


与此同时,美国大约有2千万患者患有和酒精或其他非要药物相关的药物滥用障碍症(SUD),每年造成在医疗费用、犯罪、生产力损失等总额超过7000亿美元的损失,而且还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无尽的痛苦。


包括移动应用在内的数字疗法使患者能够方便地获得治疗,有效提高患者的参与度,并且能够加强疗法的质量控制。诚然,数字疗法无法直接取代药物干预,也不具有安慰剂的效果,只是传统疗法的一种有益补充。但对于行为介导患者,行为改变可能比抗抑郁药的效果更加显著且副作用更少。同时,它也可以有效增强患者的用药依从性。


比如,现有的数字疗法可以通过游戏来治疗小儿多动症。患儿在视频界面中通过移动设备操控导航一个外星人,在导航外星人时必须通过点击屏幕来响应目标。该应用能够跟踪用户的动作,同时算法自适应用户状况,从而激活大脑中因为疾病而导致缺陷的认知系统。


与此同时,软硬件结合的数字疗法则可以对抑郁症或者精神病患者的用药状况进行跟踪。通过传感器的实时监测反馈,医疗机构或者监护人可以了解到患者是否按时服药。这类病人往往药物依从性不高,医疗机构或者监护人也很难对病人的服药状况进行有效的跟踪监控。


数字疗法为什么会获得青睐


FDA对数字疗法的临床试验结果表明,联合应用数字疗法的人群有40%在三个月内戒掉了酒精和大麻上瘾或依赖;而单独接受传统标准疗法的患者中,只有17.6%的人戒掉了上瘾或依赖。


相比传统疗法,数字疗法至少在三个方面有明确的优势。


首先,它可以让患者更容易获得治疗。行为介导患者通常很难获得传统的医疗服务,数字疗法则为患者提供一定程度的可访问性。由于它基于软件,一般来说价格更便宜,也比前往医疗机构更加方便。慢性病患者完全可以在舒适的家中接受治疗。

01.jpg


对于精神和认知健康状况方面的患者而言,羞耻感可能让他们不大愿意寻求治疗。数字疗法可以为他们提供更好的隐私保护,提高此类患者寻求医疗的几率。


与此同时,因为软件更易分发的特性,对于制药公司和医生而言,患者的增多可以使他们以更低的成本创造多样化的收入来源。


其次,数字疗法可以通过实时的反馈改善治疗效果。数字疗法可以为制药公司提供前所未见的、远远超出随机对照试验的数据。通过为制药公司和医生提供患者的实时结果,并通过准确和标准化的大数据,数字疗法可以持续提供可用于改善治疗,甚至创建全新产品的强大辅助功能。


通过数字疗法采集的数据会影响副作用的管理,让研发工作更好开展,并提高患者对治疗的依从性(即通过跟踪使用情况并提供必要的提醒)。此外,由于定期更新症状和更个性化的治疗方案,数字疗法的实时反馈循环使患者能够更快更好地获得护理。


以搭配数字传感器和呼吸系统药物的数字疗法为例。慢性阻塞性肺病患者在使用吸入器时,吸入器顶部连接的小型传感器会自动记录数据。收集到的数据会发送至移动应用,用于跟踪用药情况(患者可以选择是否与医生共享数据),并且可以就如何防止长期并发症提出个性化的反馈和洞察。


临床实验证明其效果十分显著,患者药物依从性提高了58%,无症状时间增加了48%,急诊率降低了53%。


最后,数字疗法还可以帮助制药公司获得药物的专利延期,这对制药公司来说极具吸引力。通常情况下,药物专利期为20年,但考虑到临床实验的时间,新药最终投入市场距离专利到期也只有10年左右。随着专利到期,仿制药陆续进入市场,原研药的销售额会锐减至原来的20%以下。


专利延期则可以帮助制药公司延长药物专利期来增加收入来源。以美国FDA的505-B为例,制药公司可以通过对现有药物的再开发来获得专利延期,从而激励制药企业投资研发并改进产品。FDA已经批准将药物与数字疗法结合使用,对传统疗法做补充和加强作为一种获得专利延期的方式。因此,主要的主要企业对于数字疗法都抱有浓厚的兴趣。 

                                             

国外的政府监管机构也对审批流程进行了调整,以应对数字疗法的蓬勃兴起。FDA在2017年9月批准Pear Therapeutics的ReSET,使其成为第一款处方数字疗法——事实上,在此之前,也有数款类似的产品获批,但Pear Therapeutics是第一次以数字疗法的定义通过认证。随后,FDA调整了政策,以便为更多的数字处方产品铺平道路。


2019年1月,FDA宣布开展软件预认证试点项目(Pre-Cert for Software Pilot Program)。这一项目针对软件更新迅速的特点进行了调整,允许入选公司对其设备进行小更改,而不必每次都提交审核申请。


而且,FDA将确保监管框架的其它方面(如新的软件验证工具)具有足够的灵活性,以符合这个迅速发展领域的独特属性,并保证这些新技术能够达到其安全性和有效性标准。


首批入选的9家企业分别是苹果、Fitbit、强生、Pear Therapeutics、Phosphorus、罗氏、三星、Tidepool和Verily。


02.jpg


除了美国,其他国家也在纷纷跟进。5月,德国卫生部提出了新的数字化法律草案。草案规定使用数字疗法的患者可以被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在此之前,使用数字疗法的患者,如糖尿病、高血压及精神病患者只能自费使用数字疗法。


尽管目前这仅是一个草案,还需要通过联邦法院和议会的批准,最早要到2020年才能生效;但这无疑是数字疗法获得大众认可的一个里程碑事件。


7月,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批准了Nunaps旗下的Nunap Vision临床试验,该数字疗法可改善脑损伤后的视觉障碍。这也表明韩国首次进行数字治疗的临床试验已获批准。


相对而言,我国对数字疗法的态度较为保守一些。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2017年12月公布的《移动医疗器械注册技术审查指导原则》明确了所有用于患者管理的移动医疗独立软件或软件+硬件都属于医疗器械,其监管范围和要求需要明确。


无论是软件还是硬件制造商,都应根据移动医疗器械的产品特性提交相应注册申报资料,判断指导原则中的具体内容是否适用,不适用内容应详述理由。制造商也可采用其他满足法规要求的替代方法,但应提供详尽的研究资料和验证资料。


2019年数字疗法的24项突破性进展


进入到2019年,数字疗法领域获得了很多突破性进展。动脉网将该领域最为重要的24项突破性进展整理如下:


1


1月,日本大冢制药与Click Therapeutics签订合作协议,针对重度抑郁症开发可商业应用的数字疗法。这次合作证明数字疗法企业可以与大型制药公司合作,而非试图颠覆这个行业。无论数字疗法行业还是制药业,这都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2


1月,数字疗法领域的主要企业Pear Therapeutics成功完成了C轮融资,融资额达到6400万美元。这次融资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国际化并进一步增强其优势领域。Pear Therapeutics旗下的两款数字疗法产品ReSET及ReSET-O均通过了FDA认证。


3


1月,Kaia也宣布完成了A轮融资。本次融资由Balderton Capital领投,融资额达到了1000万美元。获得的资金将被用于临床实验,并在美国推广其针对疼痛的数字疗法。


4


2月,Cognoa用于治疗儿童自闭症的数字疗法产品获得了FDA突破创新设备计划认证,成为了首款通过认证的治疗儿童自闭症的数字疗法产品。


5


2月,Big Health发布了新的数字疗法产品Daylight。这款产品基于认知行为疗法,主要用于缓解焦虑。在此之前,Big Health的另一款数字疗法产品Sleepio已经证明可以有效帮助提升睡眠质量。


6


Propeller Health和芬兰奥利安签订合作协议,为哮喘患者和慢性肺阻塞患者带来新的数字疗法产品。奥利安将会把旗下已有的Easyhaler呼吸器与Propeller基于传感器的数字疗法产品结合,提升产品疗效。由于奥利安在欧洲地区的高占有率,此次合作将迅速提升Propeller Health在欧洲地区的知名度。

7


3月,Akili Interactive Labs与日本制药巨头盐野义制药达成合作协议。盐野义制药以最多可达1.25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Akili Interactive Labs旗下AKL-T01和AKL-T02在日本和我国台湾省的开发、销售和市场推广权。这两款产品也将成为亚洲地区最先使用的处方数字疗法产品。


8


5月,Kaia Health宣布了其针对非特异性背痛患者数字疗法的首次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该研究的详细结果发表在《NPJ数字医学》杂志上,表明使用Kaia数字疗法的患者报告的疼痛水平明显低于接受物理治疗和在线教育的对照组,是3月内治疗腰痛最为有效的手段之一。


9


5月,Happify Health与制药巨头赛诺菲达成合作,探索数字疗法在抑郁症和多发性硬化症的应用。这次合作表明大型药企与数字疗法企业合作,来改进标准疗法难以治愈的患者的生活质量逐渐成为一种趋势。

10


5月,德国卫生部提出了新的数字化法律草案。草案规定使用数字疗法的患者可以被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在此之前,使用数字疗法的患者,如糖尿病、高血压及精神病患者只能自费使用数字疗法。

11


5月,美国最大的药房福利管理公司之一Express Scripts宣布将在2020年启动数字疗法处方集。届时,患者可以如同现有的药典一样,在数字疗法处方集中寻找各种数字疗法产品。这一工具对于医疗服务支付者和提供者也相当有用。


12


5月,NightWare针对创伤后应急障碍症(PTSD)的数字疗法获得了FDA突破创新设备认证。这款运行在Apple Watch上的应用可以对创始应急障碍症导致的噩梦进行辅助治疗。

13


6月,MedRhythms与Health Catalyst达成协议,可以让中风患者使用MedRhythms的音乐数字疗法进行恢复治疗。此次合作也可以让MedRhythms的数字疗法更好地整合到标准的治疗流程中。

14


6月,Big Health与CVS达成合作协议,将会在CVS的PBM平台上引入Big Health的Sleepio数字疗法。这也将是CVS的PBM平台提供的第一款服务,将会帮助成千上万的美国人提高睡眠质量。

15


6月,Neurotrack宣布完成C轮融资。本轮融资金额达到2100万美元,由Khosla Ventures领投,Dai-ichi Life、Sompo Holdings以及现有投资者Sozo Ventures、Rethink Impact和AME Cloud Ventures跟投。Neurotrack将利用这笔资金推进其记忆健康项目以对抗阿尔茨海默病,改变人们管理认知健康的方式,同时在全球市场上继续发展和建立合作关系。


16


6月,艾昆纬(IQVIA)与EMIS Health达成合作,让英格兰的全科医生可以电子处方的形式为患者开具通过NHS认证的数字疗法。通过此次合作,艾昆纬将在EMIS应用程序库的帮助下,将他们的AppScript数字健康处方和监控平台以及EMIS Web临床系统整合在一起。目前,这个应用程序库包含了9种数字疗法app。

17


6月,Omada Health完成了D轮融资。本轮融资金额达到7300万美元,由Wellington Management领投,Cigna Ventures、Andreessen Horowitz、Norwest Venture Partners、Sanofi Ventures等跟投。融资资金将用于支持该公司扩大其数字疗法,用于解决Ⅱ型糖尿病、高血压和抑郁症等慢性疾病。

18


6月,Cara Care完成金额达到700万美元的A轮融资。本轮投资由强生和Asabys Partners领投,Atlantic Labs跟投,将用于Cara Care数字疗法在美国市场的推广。Cara Care的这一数字疗法可以帮助消化系统疾病患者随时监测症状并指导用户保护肠胃。


19


7月,Pear Therapeutics的Somryst获得了FDA旗下医疗器械软件认证。这款治疗成人抑郁症和慢性失眠的数字疗法是FDA更新软件预认证试点项目后首款通过该认证的产品。


20


7月,韩国食品药品安全部批准了Nunaps旗下的Nunap Vision临床试验,该数字疗法可改善脑损伤后的视觉障碍。这也表明韩国首次进行数字治疗的临床试验已获批准。


21


7月,Propeller Health与Walgreen达成协议。Propeller Health用于治疗慢性阻塞肺病的数字疗法将会进驻后者旗下的Find Care平台。

22


7月,Voluntis旗下的Oleena通过了FDA的Ⅱ类医疗器械认证,这一用于管理肿瘤学相关症状和远程监控患者的软件是第一款可以针对所有癌症适应症的Ⅱ类医疗器械软件。

23


8月,Gaia与瑞典药企Orexo合作,共同开发可商业化的针对阿片类药物使用障碍的数字疗法。在开发完成后,Orexo将拥有全球独家商业化权利。此外,Orexo还计划于2022年向美国市场监管部门提交数字疗法的上市申请。

24


8月,Kaia Health完成新一轮融资。本轮融资由Optum Ventures领投,金额达到800万美元。本轮融资资金将被用于支持Kaia针对背部疼痛AI数字疗法的临床试验,并将该技术扩展到其他慢性适应症。


统计来看,截止到2019年8月的这些数字领域的24大事件中,数字疗法企业与包括制药企业在内的其他行业的合作事件达到9次,超过三分之一。这也显示了随着数字疗法产品的成熟,在临床应用上的价值越来越被行业所认可。与此同时,因其对现有治疗手段的增强作用远大于颠覆作用,传统药企引入数字疗法对自身产品线进行优化已经渐成趋势。


与此同时,数字疗法公司在2019年头8个月内完成融资6次。这也充分体现了数字疗法广阔的前景预期——毕竟,资本可不是来做慈善的。


另外,2019年至今还有4款数字疗法产品通过监管机构的认证,表明经过几年的发展,数字疗法领域正在逐渐结出果实。


已有超20款数字疗法产品通过FDA认证


数字疗法领域的热度并非是从今年开始。根据动脉网知识库的统计,从2016年到现在已经有数十起该领域的投融资及商业合作,累计投资额超过6亿美元。对于一个近两年才兴起的领域,数字疗法的热度可见一斑。


2017年,数字疗法的主要从业者发起成立了数字疗法联盟。这个非营利性组织集合了该领域的主要企业,其宗旨是通过教育、宣传和研究,扩大医疗行业对基于临床验证的数字疗法的理解,从而促进这种新兴疗法在医疗保健系统中的采用和集成。


除了数字疗法领域的佼佼者,认识到数字疗法的药企巨头,如拜耳、诺华、勃林格殷格翰、默沙东、赛诺菲和大冢也参与其中。甚至像Bose这样的消费电子巨头也在其中,这也显示了数字疗法跨行业跨领域的特点。


2017年9月,Pear Therapeutics的ReSET成为FDA批准的首款处方数字疗法成为一个里程碑。这一数字疗法用于治疗疗药物滥用障碍症。让患者重新控制药物上瘾症。能够对一系列依赖兴奋剂、大麻、可卡因或者酒精依赖治疗中起到辅助作用。


2018年12月,Pear Therapeutics的另一款数字疗法,用于治疗阿片类药物滥用障碍症的ReSET-O通过了FDA的Ⅱ类医疗器械认证。


随后,Proteus Digital Health和大冢制药合作研发的ABILIFY MYCITE系统获得了FDA的新药申请(NDA)批准,成为首款获批的药物+传感器组合产品。这一数字疗法产品可用于帮助医生追踪药物摄入,从而了解患者是否定时服药,对药物依从性较低的精神分裂症和重度抑郁症患者可起到辅助治疗作用。


到目前为止,行业已经发展出多达十个类型的数字疗法。动脉网将主要的疗法类型和代表企业整理如下:


03.jpg


根据不完全统计,目前通过FDA认证的数字疗法产品已经有超过20款之多。大部分其中在利用传感器结合提升现有疗法疗效以及针对Ⅱ型糖尿病的数字疗法两类产品上。


不过,近期通过FDA审批的数字疗法在应用类型上有了明显的拓宽,2019年上半年已经有两款数字疗法获得了FDA突破性创新设备认证,预计未来还会有更多类型的数字疗法产品获批。


这也说明,数字疗法已经在逐渐获得监管机构的认可和支持,并成为数字健康市场的一个重要领域。



写在最后


技术的迅速进步使得软件干预日益成为一种药物形式。它与传统药物相结合,带来更高效、普及度更高的治疗方式。正因为此,越来越多的制药公司已经在与数字疗法的业内行家进行合作开发新的产品,或是对现有疗法进行改进。这也为患者建立了一个更加强大的基于价值的健康网络。


虽然在数字疗法成为主流疗法,解决重要健康问题之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随着人们越来越意识到需要制定安全和功效标准,数字创新者也在加快与支付方、供应商和制药公司之间的合作,并寻求更快的监管批准。


政府监管是阻碍数字疗法迅速崛起和发展的一大挑战。技术的发展速度比必要的临床审批法律的出台速度要快得多。动辄数月甚至数年的临床实验在医药界司空见惯,但在软件行业,这甚至意味着几个代差的差异——主流的Windows 10操作系统几乎每半年就会有重大的改进。


当然,法规是数字疗法能否成功应用的关键先决条件。我们必须推动法规环境实现现代化,跟上数字创新的步伐。毕竟,数字疗法的监管方式与药物管制不太一样。


目前,FDA对于数字疗法持开发拥抱的态度,并积极对现有监管流程进行改进以使其更为适合数字疗法的研发特点。这也使得美国成为现在数字疗法的高地所在,绝大部分数字疗法企业都来自美国。


相对而言,我国的监管部门对此偏向保守。迄今为止,国内还没有任何一例严格定义上的数字疗法通过认证。不过,这完全可以理解。毕竟,数字疗法是一个崭新的领域。无论是监管机构,行业还是民众都需要时间来认识这一全新的事物。毕竟,国内患者目前恐怕还很难接受医生开具的处方是一款手机App,而非传统意义上的药物;更不要说通过游戏来治愈疾病了。


当然,我们也希望国内的监管机构能够适时对现有法规作出一些调整,以鼓励国内企业能够在这一新领域有所作为。我们相信,国产数字疗法的这一天终将到来。动脉网也将会持续关注这一领域,并带来最新的报道。


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